关于我们  |  志愿者注册  |  志愿者登陆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公益信息 —公益信息 —乡村建设
中国农村留守妇女4700万 独撑家庭生存状态堪忧
作者:   来源: 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10-7-13  阅读数量: 2476

    

    留守妇女 廖海金摄(来源:人民日报)

    农村“半边天”苦撑一片天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使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突飞猛进。20年间,青壮年农民大规模进城打工、做生意,我国农村“男耕女织”的传统生存方式在许多地方已不复存在。但由于受户籍、住房、教育等约束,打工农民要携家带口在城市立足并非易事。所以,许多农民工不得不把家人留在农村,自己单枪匹马到城市闯荡。由此,农村便形成了一个以妇女、儿童和老人为主体的庞大留守群体,人称“386199部队”。

    中国农业大学一项针对农村留守人员状况的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其中包括2000万留守儿童、2000万留守老人和4700万留守妇女。留守妇女占留守人口的54.2%。她们要照顾家中老人、小孩,要家务、农活一肩挑,长年累月地独自撑起一片天。其生存状态堪忧:

    身兼多重角色,劳动强度大,健康受损。由于丈夫外出打工,留守妇女不得不担起干农活的重任。她们不仅要起早贪黑地操劳于田间地头,还要抽空照顾老人和孩子。农忙时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累得直不起腰,即使身体不好也得硬扛。

    既主内又主外,能力精力有限,疏于子女教育。留守妇女承担着农业生产、家务劳动双重负担,往往无暇顾及子女的教育问题。丈夫常年在外,形成不是单亲的“单亲家庭”,孩子缺少父爱,母亲无暇照料,这种情形给孩子的身心健康带来不利影响。许多留守妇女文化程度偏低,对子女重养不重教,甚至一味迁就、溺爱,容易造成孩子心理、性格的畸形发展,使之成为“问题孩子”。所以,孩子的教育问题也让留守妇女头疼不已。

    精神空虚孤单,情感易于抛锚,家庭危机四伏。由于男人不在家,留守妇女普遍缺少安全感。她们既担心老人、小孩和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害,也担心疾病、灾祸等突发事件的发生,还担心身在花花世界的丈夫抛妻弃子当“陈世美”。留守女人除了忙农活照顾孩子和老人外,成年累月与寂寞相伴,一两年甚至三年五载难见丈夫,长期“守活寡”,有些甚至导致家庭破裂。

    四川泸县汗腺河镇 张友法

    关注她们的“性”福生活

    最近,一位镇妇联干部找到我,要我代写文章呼吁一下关注农村留守妇女“性”福生活。她说,如今随着劳动力的大量转移,农村家庭出现了“三多”:夫妻关系矛盾多,留守妇女红杏出墙多,亲子鉴定多。

    这“三多”,是当今农村留守妇女缺少“性”福生活所引发的。现今农村男人纷纷出去打工挣钱,农村妇女成了“留守族”。留守与外出的夫妻过着“牛郎织女”式的生活。一些留守妇女因寂寞难耐,往往“红杏出墙”,造成很多家庭夫妻情感不和、互不信任、做亲子鉴定甚至闹离婚。

   性是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农村留守妇女尤其是年轻妇女,丈夫长年在外打工,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回家一次,妇女们都戏称自己是“半个寡妇”。因夫妻长时间分居,留守妇女几乎过着守寡的日子,性生活基本上没有,性权利被分居的现实无情地剥夺。可她们也需要爱,需要温暖,需要正常的性生活。但探亲无条件,在外打工的男人又难得回家一次,所以才有“红杏出墙”之事发生。农村留守妇女的“性”福生活,关系到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因此,政府和妇联等各级组织应给予农村留守妇女更多的人性化关爱。务工人员所在的企业,有责任和义务为务工人员提供探亲假待遇,或为务工人员提供临时“夫妻房”。

    安徽庐江县 左崇年

    有了互帮组 干活不再苦

    最近,我下乡到江西赣县南塘镇犁源村时,看到村里的妇女“劳动互帮组”在田里劳动的情景:数十位留守妇女聚在一起,或锄草、或松土,谈笑风生。其中一位年纪稍长的妇女告诉笔者:“大伙儿在一起劳动,劳动强度得到缓解。更重要的是,大伙儿一边劳动,一边聊天,一点都感觉不到疲劳。”

    近年来,农村男劳力大规模向城市和非农产业转移,“女耕男工”成为农村家庭的普遍模式,农村留守妇女成为农业生产的主力军。为了整合劳动力资源,江西赣县农村许多留守妇女自发成立了“互帮组”,相互帮忙,一起轮流干各家的农活。该县农工部、妇联等单位也免费为“互帮组”提供技术服务,并组建新农村俱乐部,在“互帮组”之间开展文艺活动,丰富农村留守妇女的精神生活。目前,该县已有“互帮组”近800个。

    江西赣县 刘世平

    小型调查结果堪忧

    近期,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政协组织部分委员就农村留守妇女问题进行了一次专题调研。通过发放500份调查问卷、在部分乡镇召开座谈会等形式,得出如下数据:

    留守妇女中,50%以上每天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超过6小时;60%以上独自承担家中所有的劳务活;近70%反映自己有病、身体状况不好;45.20%患有妇科病;14.9%的患病妇女没有钱或没有时间治病,14.69%近5年从未检查过身体。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 廖海金

    留守妇女有“三怕”

    农村妇女留守家中,更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她们承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苦不堪言。最让她们痛苦的是对丈夫的“三怕”:

    一怕打工白忙活。丈夫在外打工不容易,就怕他辛辛苦苦换来的是欠工资、打白条,白辛苦一场空。二怕在外遭意外。人在外,最怕碰上大病小灾。守家的妇女格外担心,外出打工的男人若把身体弄垮了或出意外事故,家里的顶梁柱便倒了,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三怕感情出危机。夫妻长年分居,缺少沟通、交流,容易在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价值取向等方面逐渐产生差距,出现感情“隔离带”。近些年来,这部分群体较高的离婚率,成为人们忧思的一个社会问题。

   辽宁新宾县 崔凤日

    安全保障亟待加强

    现阶段,在我国许多乡村,青壮年劳力大都外出打工,一些不法分子便把留守妇女作为抢劫、盗窃、性侵害的主要目标。尤其一些偏僻农村,常会发生盗抢、强奸留守妇女案件。由于作案者多为同村甚至近邻,多数受害妇女慑于威胁恐吓,不敢声张报案,致使不法分子胆子越来越大,以至于此类案件频发,有的演变成命案。2008年7月,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开庭审理过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河南鲁山县农村李某的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李某和儿子在家留守。同村男子丁某对李觊觎已久,图谋不轨。在长达1年多的时间里,丁某对李某纠缠不休,要求发生不正当关系,李某坚决不从。2006年10月的一天夜里,丁某窜至李某家中,持刀威逼,强行与李某发生关系,遭到李某强烈反抗。丁某恼羞成怒,用椅子将李某砸倒,又顺手拎起门后存放的汽油泼洒在李某身上及李家门上,并用打火机点燃后逃离现场。被害人李某被烧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样的悲剧尽管是个案,但折射的却是留守妇女之悲、之痛。如何才能让悲剧不再重演?如何更好地保护留守妇女这一弱势群体的人身安全?建议政府向农村妇女宣传治安防范知识、传授保护人身财产安全的有效办法,增强留守妇女的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设立“留守妇女求助热线电话”,方便受害人求助、投诉;建立群防群治的治安工作模式,5户或10户建一个互助组,让大家相互照应,共同防范犯罪案件的发生;对侵害农村留守人员的犯罪行为依法惩处,严厉打击。

    九三学社平顶山市委 兰菊

原文地址:http://www.gz.xinhuanet.com/2008htm/xwzx/2010-07/13/content_203202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