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志愿者注册  |  志愿者登陆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公益信息 —公益信息 —民生
我国部分养殖户在饲料里添加抗生素等药物
作者: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10-11-25  阅读数量: 2559

 
抗生素陷阱 谢正军绘(人民图片)
 

 在江西宜春市一养殖场,工作人员正在给土鸡喂食天然食料。邹海斌摄(人民图片)

  广州市妇婴医院曾抢救过一名体重仅650克、25个孕周的早产儿。头孢一代,无效!头孢二代,无效!头孢三代四代,仍然无效!再上“顶级抗生素”:泰能、马斯平、复兴达……通通无效!后来的细菌药敏检测显示,这个新生儿对7种抗生素均有耐药性!

  新生儿耐药或来自母亲。孕妇在吃大量抗生素残留肉蛋禽时,很可能将这些抗生素摄入。动物产品中残留抗生素,已经成为耐药菌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所尹晓青副研究员对山东、辽宁的部分农村畜禽养殖户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为了避免感染疾病,不同类型的生猪养殖户广泛使用工业饲料。工业饲料一般被认为是抗生素、激素及其他添加药物的载体。被调查养殖户中,有50%养殖户在饲料里不同程度地添加了抗生素及其他药物。

  细菌性疾病是导致动物患病的主因。专家认为,养殖业之所以存在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现象,主要源于动物防沼疾病的需要。面对比市场风险更为严峻的传染性疾病风险,一些养殖户不得不为畜禽下猛药,凭经验饲养、凭感觉用药,很容易造成畜禽产品抗生素残留超标。

  事实上,兽用抗生素用量远远超过了动物治疗疾病的需要量。北京饲料工业协会会长谢仲权介绍说,20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将生产抗生素的废渣用作饲料喂猪,可使猪或其他动物长得更快。后来,他们把所有抗生素发酵残渣都用作家禽、家畜的饲料添加剂。这种添加剂是人工合成的,在动物体内无法得到有效降解,形成了抗生素残留。动物源性食品中发生抗生素高残留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副所长齐广海研究员认为,饲料中抗生素的合理使用能够起到提高动物生产性能,改善饲料转化效率,预防疾病等作用。但抗生素的长期使用和滥用带来的负面作用也引起关注,主要体现在:一是病菌产生耐药性问题;二是引起动物免疫机能下降,死亡增多;三是畜禽产品中的药物残留问题,直接危害人类的健康。动物产品中出现药物残留的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允许使用抗生素的非法超量添加,二是未经批准抗生素的非法添加。

  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等专家调查推算,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原料大约21万吨,其中有9.7万吨抗生素用于畜牧养殖业,占年总产量的46.1%。抗生素的滥用在全世界的养殖业都是非常普遍的,但在中国显得更为严重。

  动物产品残留抗生素的量一般极低,对机体的直接毒性也很小,但长期食用后,可在体内蓄积,给人体健康带来危害。专家提醒说,经常食用含有抗生素的“有抗食品”,即使是微量的,也可能使人出现荨麻疹或过敏性症状及其它不良反应;长期食用“有抗食品”,消费者的耐药性也会不知不觉增强,等于在人体内埋下一颗“隐形炸弹”,将来一旦患病,很可能就无药可治。

  养殖业违规使用抗生素现象依然存在,加强监管“有抗食品”刻不容缓

  据记者了解,关于饲料中抗生素的使用,我国已经有严格的规定:仅有少量抗生素可以作为促生长剂在饲料中使用,而且对不同动物不同生理阶段使用抗生素的种类、剂量以及停药期有严格规定。

  尽管我国饲料中药物的使用有严格规定,问题主要出在非法使用。齐广海说,我国目前要做到不在饲料中使用抗生素很难,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尚做不到。

  齐广海认为,目前在养殖模式上有一种误区,认为散养或小规模饲养的畜禽由于不吃工业饲料,安全性比规模化养殖要高。事实上,大规模饲养由于饲养管理比较规范,动物在饲养过程中不易患病,需要用以治疗的抗生素用量少,虽然饲料中可能合法添加促生长类抗生素,但整个饲养过程中使用的抗生素总量并不高。二散养条件下由于环境较差,畜禽容易患病,往往需要使用抗生素治疗疾病,因此散养模式下使用的抗生素也不一定比规模化养殖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在调研中发现,中小养殖户不仅大量使用具有严重毒副作用的淘汰类别抗生素,就连人类还在试用的某些抗生素也已经用于畜禽鱼类。许多畜禽鱼不是病死的,而是过量用药致死。

  1996年,我国颁布的食品卫生标准中,对兽药的残留检测还只限于四环素族抗生素一项。入世后,发达国家对我国出口贸易设置壁垒。例如2002年出口欧盟的蜂蜜中氯霉素超标,造成了出口企业的数亿美元的损失。

  近年来,我国已经开始重视动物性食品的药残问题。2002年,农业部修订发布了《动物源性食品中兽药最高残留限量》。但是,部分还在使用的兽药渔药,还没有制定药物残留标准。部分兽药(含治疗药和禁用药)的残留检测方法还未建立。

  齐广海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从保障人民健康的角度,重视动物性食品中药残的监管及其相关技术标准制定工作,加强监管“有抗食品”刻不容缓。

  养防并举,减少抗生素使用,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正是鉴于“有抗食品”的危害性,世界卫生组织已成立了慎用抗生素联盟,其成员包括90多个国家,各国采取严厉的手段限制使用抗生素。据悉,瑞典1986年成为首个在动物饲料中部分禁用AGP(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国家。自2006年1月1日起,欧盟全面执行此项禁用。美国、日本及我国都出台了相似的法律法规,限制或者禁止抗生素在饲料中的使用。

  专家建议,在动物源性产品生产过程中,要借鉴欧盟的做法,不断完善各类药物和化学合成饲料添加剂的相关管理规定;大力推行、严格执行农产品标识管理,为消费者提供详细的信息,帮助消费者理性选择。同时健全食品生产到餐桌的全程安全监控体系,对动物产品实行市场准入制和产地追溯制,对滥用抗生素的养殖者和销售药物残留超标动物产品的违法行为,依法严惩。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执行组组长陈其广教授介绍,多年来,为克服现代化学合成饲料添加剂与抗生素药物的滥用,我国一些专家与养殖企业一直在探索运用中草药解决抗生素污染问题。

  谢仲权教授不仅出版了《天然物中草药饲料添加剂大全》等学术专著,还主持制定了《天然植物饲料添加剂通则》等国家标准。广东汕头东江畜牧有限公司在养殖行业提出动物“未病先防——健康养殖”的新理念,制定出可操作性强且实用价值高的“治未病”动物保健技术体系。北京大兴区推广“生态环保养猪模式”,用北京洪天力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的“天然植物免疫增强剂”替代抗生素,既解决了猪肉中的药物残留问题,又提高了出栏率,改善了猪肉品质。

  谢仲权指出,与化学合成物相比,天然物用于饲料添加剂的优势主要有:一是其营养既可促进肌肉生长,又能调控肉的品质,避免了只注重提高畜禽鱼的生长速度而忽略肉质改善的缺陷;二是天然物添加剂在畜禽鱼体内发挥有效作用后可被分解,没有毒害与残留;三是不产生抗药性,可长期使用。

  齐广海认为,抗生素替代品(如微生态制剂、寡糖、抗菌肽等)的研制成为各国学者的研究热点,但目前看来,使用单一产品替代抗生素的难度很大,采用集成创新的综合技术也许是更为现实的选择。

  我国著名畜牧学专家张子仪院士提出,对待畜禽疫病,要在“防重于治”的基础上强调“养重于防”或“养防并举”,增加动物自身的抗逆能力,在“养”字上狠下功夫,这可能才是真正减少抗生素的使用、保障动物性安全的真谛。  陈其广认为,在改善动物养殖环境的同时,深入发掘利用天然物中草药的优势,改变目前过度依赖化学物质与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和兽(禽、鱼)药局面,创造中国特色的生态养殖新模式,可以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原文地址: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0-11/25/nw.D110000renmrb_20101125_1-1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