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志愿者注册  |  志愿者登陆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公益信息 —公益信息 —乡村建设
农民工需要什么样的文化生活?
作者: 张木兰  来源: 公益时报  发布时间: 2009-11-17  阅读数量: 2469

实习记者 张木兰    

    2009年11月12日,天气预报北京的最低气温是零下6摄氏度。但连续几天的雨雪过后,积雪渐渐融化,实际温度要比这低得多。在北京北四环的一个建筑工地里,一场演出在露天进行着。
 
    没有幕布,没有舞台,观众都是工地上闻声而来的建筑工人。洪国辉蹲在最前面,一边鼓掌一边不在调上的跟着哼唱。洪国辉是工地上的力工,“就是打下手的,运水泥,搬砖”,1988年出生的他跟随表哥从老家湖北黄石出来打工,已近4年。
 
    早上,洪国辉听工友说下午有个“他乡是故乡 寒冬送温暖”的义演活动,便放弃了去网吧上网的打算,“跟大家伙来凑热闹”,他没想到这场热闹凑得他热泪盈眶。
 
    “这些歌都能听到心里去,然后就很难受。”洪国辉说他最喜欢那首“北京好大好大/北京好冷好冷好冷/北京也好热好热/北京没有我的家”的歌。
 
    他不知道唱歌的人来自新工人艺术团,不知道这个团体由打工者自己创办,给打工的群体无偿提供演出。他不知道这首歌名叫《北京,北京》,不知道歌的作者跟自己一样,是一名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小伙子,没拿到工钱,劳动局以没有证据为由,未受理其投诉。
 
    演出一半时,工友叫洪国辉去上网,他拒绝了。“这比网上的歌好听”洪国辉告诉记者,工友“是去上网约会了,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网友,也在北京打工。”
 
    “我平时不干活就上网,聊天看电视剧。工地里连电视都没有,能干啥?以前在石景山的一个工地,一星期给放一场电影看,这啥都没有。”
 
    “工地里没有女的,都是老头,能组织啥活动啊。”被记者问到有哪些文娱活动时,洪国辉说。随后他又笑着说,虽然以前有电影看,可还是更喜欢这个新工地,因为“对面就是中华女子学院,去学校旁边的网吧上网能看到很多女生。”
 
    洪国辉说自己喜欢女大学生,他姐姐就是大学生,在湖北师范大学读书。“大学生有文化,看书多,懂的多。我姐也让我看书,一视频就告诉我看《读者》、《青年文摘》什么的,可我不愿意看。”顿了一下,他又说 “干了一天活累死了,站着都能睡着觉,哪有心思看书。”
 
    洪国辉的姐姐今年大四,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姐过年前能找着工作,这样自己的负担就会减轻很多,“就能攒钱娶媳妇了”。

有共鸣的艺术形式最受欢迎
 
    许青松的老家在四川攀枝花,他和妻子一起在北京的一家涂料厂打工。比洪国辉幸运很多,他打工的地方在首都机场附近一个叫皮村的村子里,那里是北京工友之家和新工人艺术团的驻地。
 
    “工友之家总有活动,放电影啊、话剧啊、演出啊,还有前一阵的艺术节啊,我们都免费看。”
  许青松说的艺术节是第二届新工人文化艺术节,10月末在皮村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友、关注打工群体的公益组织代表,打工诗人、民谣歌手、民众戏剧工作者等用多种艺术形式展现了打工者的生活。
 
    “来自农村的男青年前往南方工厂打工,忍受着老板的剥削、繁重的工作和恶劣的生活条件。经济危机的到来,为工厂卖命十几年的男人受到老板抛弃。生活成本日益提高,工作和收入却越来越少,男人只好回到农村,却发现土地已经没有了,房子也在修公路时被拆毁。”《回家的路》是南方工友给艺术节带来的戏剧,2009年10月27日在工友之家的小剧院里上演。许青松看得津津有味,他觉得“这比电视剧好看多了”。
 
    许青松2003年到深圳打工,2008年末工厂倒闭,最后一次从厂里领钱是三个月的工资加“遣返费”共1500块。老家的土地早已变卖,2009年初,无奈的他又带着妻子跟儿子来北京打工。
 
    “这个剧里演的东西跟我的生活一模一样,我看着看着就想起自己。”停了一下,他补充说“就是有共鸣”。
 
    有共鸣的不仅许青松一个,艺术节的组织者北京工友之家的负责人孙恒告诉记者,这些来自于打工者真实生活的表演,每天都吸引了许多村里的打工人员,演出的几天里小剧场一直都场场爆满。
 
    “黄河滔滔它向东流,老子进城就盖高楼,盖起高楼给别人住呦,老子唱歌来解忧愁。”许青松的儿子许强最近一直在唱这首歌,艺术节的主办方印制了一本《民谣诗歌作品集》,收录了许多工友的作品,这让许强爱不释手。
 
    “觉得这些诗歌就是写我的,这些生活就是我的生活,只是有人替我说出来一样。”许强的话和他父亲如出一辙。
 
    许强今年初中毕业,两个月前开始到一家建筑工地做力工。上学时就很喜欢语文的他,也希望有一天自己写的诗能被发表。

各方探讨农民工文化
 
    目前,我国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已达2.4亿,已经成为我国工业化、城市化与经济建设中不可忽视的劳动主力军。近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农民工群体的讨薪、工伤、子女教育和社会保障等基本权益问题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仍很少进入公众视野。
 
    农民工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化生活,社会又能为其提供什么样的帮助,都值得我们探讨。
 
    “形式本身并不重要,有也是暂时的,表象的。农民工们所需要和喜欢的艺术形式,应该是在精神层面与他们存在着共鸣和彼此需求的,或者艺术的内容本身就可以解释为他们的发展轨迹。有共鸣的东西才会有吸引,农民工需要这样的艺术。”第二届新工人文化艺术节上,一位来自于中国人民大学的志愿者对记者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卜卫则认为,农民工的文化生活首先要建立在文化自信上。她建议工友们建立一些聚集地,多参加一些聚集活动,大家在一起反省主流文化、发展自己的文化、建立文化自信和文化主体性,建立真正来自于农民工生活的社区文化。
 
    孙恒经常与农民工打交道,对于农民工需要什么样的艺术生活这一问题,他认为“倡导劳动价值尊重”最为重要。“只有尊重他们才能真正走进他们,才能真正展现他们的打工风貌,才能真正提供其需要的文化教育服务。”孙恒说。

原文地址:http://www.gongyishibao.com/news/newsshow.asp?id=2014&title=msyw